sandi彩票软件
?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那幾年,我們和非洲大草原的一場較量
來源:水電四局 作者:張超奇 司軒 時間:2019-11-27 字體:[ ]

那是2013年的春節前夕,全國各處的人都在收拾行囊準備踏上返鄉的道路,去和家人共度一個團圓年,可是有一批四局人,他們拖著碩大的行李箱,卻和家人越行越遠,奔向準萬里之外非洲埃塞俄比亞。因為那里有一條公路,正等著他們去建設,任務緊急,一刻也耽誤不得。

埃塞俄比亞對于四局人來說,不是一個陌生的地方,5年前四局人初出海外,到達的正是這個地方。可是聽說過和來過,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受。想象中的非洲炎熱干旱,土地廣袤無垠,雖然貧窮,但風光震撼,真正來到這里建設時卻發現,無論是面對工程本身還是面對這里的自然、人文環境,這都是巨大的挑戰。

我們要修建的公路叫糖廠F2-F3公路,距離首都亞的斯大約有900多公里的路程,在一個靠近邊境的偏遠位置。雖然道路僅有54.7公里,但因為處在原始森林和草原地帶,灌木叢林密布,獅子、獵豹、野牛、大象、鬣狗等大型野生動物游走其中。工程現場又處在未開發的原始部落居住地,連進場道路都沒有,這場與非洲大草原的較量險象環生令人刻骨銘心。

大家最先感覺到不適的,是竟然沒有任何電子信號,手機、電腦都不能使用,大家的生活完全與外界斷絕聯系,只能互相依靠、信賴。
我們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趕緊修建進場道路。難題來了,糖廠公路總長度才54.7公里,我們要修建的進場道路竟然比真正的公路還長,而且中間還有埃塞第二大河奧莫河的阻攔,除了修路,我們還要再修建一座橋梁!這樣一來,成本就增加了,業主起初想要我們自行解決進場道路問題,后來經過項目經理和業主持續的溝通,才最終作出妥協讓步: 40千米左右進場道路由業主安排當地一家公司修建,進場道路的三座橋梁也由當地公司修建,雖然項目整體工期滯后7個月,但為項目部節省了一大筆成本。

2014年10月中旬,雨季來了。項目前期主要在做營地建設、設計、尋找取料廠及測量基準點的放點工作,項目現場也沒有來得及打井,食物和水平時都是靠從哈納鎮上或金卡市里購買供應,由于進場道路剛修通,橋梁還沒有來得及修建,河水突然暴漲阻斷了項目現場和外界的道路,連續半個月項目現場補給運送不進去,后來由住在臨時營地的時任項目總工王榮華找到當地糖廠領導請求幫助,組織挑選當地水性好的人員游泳過河,通過3天的時間,一點一點地幫我們把項目急需的食物和飲用水送到河對面,解決了大家的生活問題。

就在這樣惡劣的氣候條件下,我們前期進場員工克服種種困難,抓緊時間搶進度,盡可能地創造施工條件,直到2015年1月雨季結束,項目才基本回復正常。

開工初期,由于工程現場距離臨時營地遠,并且項目主路附近有兩個土著部落,以游牧打獵為生。所以每次要到工地上去,都需要跨越水流湍急的奧莫河,克服土著干擾。為了工作方便,大家每次都是帶著4天的食品和水進去,直到食品和水消耗完才出來。晚上就在草原上扎起帳篷休息,還能聽見獅子的吼聲和鬣狗的嘶叫,在茫茫的草原,伴隨著不可預知的危險,每一位建設者都懸著一顆砰砰亂跳的心臟。

按照埃塞俄比亞公路局和我們簽署的合同,工期雖為32個月,但埃塞每年6個月的雨季,實際施工算起來僅有15個月。我們挑戰不可能,迎難而上,分解施工計劃和相關細節,抓住重點、難點和關鍵節點,倒排工期,大量使用本地工人和管理人員,以屬地化管理保證了工程的順利推進。

2015年是項目建設的大干期,所有人全年無休加班加點搶工程進度。項目部通過合理地制定項目工期計劃,合理安排項目資源投入,與監理工程師搞好關系,加快批圖進度和工程單元驗收進度等各種手段,加快施工進度,最終根據主合同要求,按時完成了項目履約,且過程中每月一例安全、質量事故。在合同要求的竣工日期2016年7月16號之前,完成了整個項目的設計及施工工作。

近3年,最令人難忘的是在建設期間幾次生死邊緣的考驗。那是2015年8月29日凌晨,大家還都在睡夢中,一陣急促的槍聲在營地響起,后來接著就是雜亂的腳步聲,哭喊聲和汽車發動的聲音,所有的中方人員都被驚醒,槍聲越來越密急,大家都躲在屋子里,趴在地上不敢出門一看究竟。一名軍警跑來砸開了項目負責人的門,著急地告訴他,我們主路范圍內的兩群土著部落因為爭搶牛羊的問題發生了交火,軍警要求所有的中國人趴在房間地上不要出門。得到這個緊急消息后,大家一起躲在了距離槍聲最遠的一個房間內。在一晚上劈里啪啦的槍聲中,所有的中方員工都緊緊地依靠在一起,度過了這最煎熬的夜晚。

直到天亮槍聲漸漸停止了,項目副經理先出門確認沒有危險之后,所有的中方員工才從躲避的房間里出來。事情過后雖然當地政府一再承諾保障中方人員的安全,但考慮到施工區域的特殊性和危險性,當地設備租賃商都不愿再派設備及操作手到工地現場繼續工作,對現場的施工進度帶來了了巨大的影響。

“這樣的事情還有好幾次”,2015年進場的侯瑞峰回憶起另外一件事。2016年6月25日項目去金卡市買柴油途中在經過漢納鎮的時候,被十幾個手持槍械的當地人圍住了,當時情況十分危急,大家感覺情況不對,命令司機加速沖了過去,當地土著人就朝他們開槍,我們的隨車軍警也對當地人進行了還擊,同時加速逃離了現場。大家在金卡市住一晚上,第二天又從工地又調去了一批軍警,才順利把人員和油罐車帶回工地。“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只有親身經歷者才能體會到那種情況下心里的恐懼。”   

除了人為沖突帶來的安全隱患,猛獸出沒也成為施工障礙之一,由于我們的主體道路經過埃塞國家奧莫公園,現場獅子、野牛等猛獸經常成群結隊地出沒。

有一次,我在項目現場負責主路的路基施工工作時,有天下午在檢查完工程施工的質量后,轉身突然發現身后20幾米遠的草叢旁臥著3頭獅子,嚇得我毛骨悚然,下意識地跑回到停靠在100多米遠的皮卡車上,讓司機趕緊開走。至今想起來還有點后怕,畢竟在我印象中,獅口脫險也是只有在電影中才能見到的場景。

遇見獅子、大象、野牛這樣的情形在項目部其他人員身上也經常發生,我們當地的一個推土機操作手在一次夜間備料時,最多見到了11頭獅子,雖然項目上沒有發生過猛獸傷人事件,但近距離和猛獸接觸,還是讓人膽戰心驚。

2016年9月9日,歷時32個月,奧莫河通往國家糖廠的砂石道路終于通車。每天至少有1000輛滿載白砂糖的車輛,奔馳我們修建的道路上,埃塞俄比亞最甜的白砂糖從這里源源不斷地被運往世界各地。我們的建設者站在F2-F3公路上,手中握著完工證書,欣慰的看著眼前的公路。2年半的建設,3年的維護,50公里的道路,2座橋梁,12道箱涵,122道管涵,20多名中國職工,800多名當地員工,用辛勤和汗水,在東非草原上“畫”出的美麗道路!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sandi彩票软件 趣游戏的纸牌2048怎么赚钱 如何买彩票 福彩3d今天试机号查询结果 肉脯店赚钱吗 日本剧情麻将游戏 北京快三开奖今天 麻将扑克怎么抓牌 长春麻将怎么玩初学 任务多兼职赚钱 赚钱宝一天收入 彩票历史记录器 竞猜篮球胜分差 逆水寒九那个职业适合赚钱 广西农村种什么赚钱 正规的足球彩票软件 11选5辽宁全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