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i彩票软件
《人民日報》:雅萬高鐵,千島之國的夢想之旅
來源:人民號-時訊 時間:2019-04-03 字體:[ ]

2019年3月31日,南緯6°,印度尼西亞,爪哇島。

這一日,雅萬高鐵1號隧道施工現場,空中彩旗飄揚,地面人頭攢動。而地下,一座鋼鐵巨獸緩緩啟動,刀盤旋轉加速,金屬與巖土的碰撞,切割出夢想的火花。

這是中國高鐵海外首臺盾構的始發,標志著“一帶一路”重要工程、中國高鐵全產業鏈“走出去”的第一單——雅萬高鐵項目3·31可視化目標整體達成。

自此,印尼全面開啟了高鐵時代的夢想之旅。

雅加達的等待

由17000多個島嶼組成的印度尼西亞,被稱為“千島之國”,也是全球第四人口大國,擁有2.5億人口,半數以上集中在爪哇島。

坐落于爪哇島西北部的首都雅加達,是印尼的政治中心、經濟中心,同時也是人口中心。在這里,人們出行大多依靠自駕汽車、摩托車,也有傳統火車,但路線網并不發達,速度較慢且價格偏高。隨著經濟的起飛和人口的聚集,堵車愈發頻繁,道路不堪重負,在2017年發布的全球最擁堵城市排名中,雅加達高居榜首。交通,成了制約雅加達進一步發展的重要阻礙。

從雅加達到萬隆,有一條“高速公路”橫貫東西。但這條路,其實并不那么“高速”,就像一條相對封閉、沒有紅綠燈的普通公路,多如牛毛的汽車、轟鳴呼嘯的重卡、穿梭搖擺的摩托,甚至偶爾出現的行人,都讓“綠波速度”成為了這條公路的奢望。

140公里的距離,通常要跑上四五個小時。中國水電八局雅萬項目副經理段善平說:“早上從工地出發,赴雅加達中午的會議,若是碰上堵車,還沒趕到市區,會議就已經結束了。一整天時間,都在‘慢鏡頭’的路上等待著。”

等待,在雅加達似乎成為了一種無言的常態。人們在等待,等一場讓出行順利的交通變革;雅加達在等待,等一次讓發展騰飛的夢想之旅。

圖片1.png?x-oss-process=style/w10

             擁堵的雅加達交通

“一帶一路”加速度

2015年3月,印尼總統佐科維到訪中國,與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洽談雅萬高鐵事宜,兩國簽署了合作諒解備忘錄。

2016年1月,萬眾矚目的雅萬高鐵正式開工,這是國際上首個由政府主導搭臺、兩國企業合作共建的高鐵,也是中國高鐵全方位整體走出去的第一單。

開工儀式上,國務委員王勇宣讀了正在中東三國訪問的習近平總書記的賀信,表示“雅萬高鐵是中印尼合作的重大標志性項目,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印尼‘全球海洋支點’戰略的不謀而合,是中印尼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生動體現”。

印尼總統佐科維表達了加快印尼發展和加深兩國全方位合作的意向,并表示:“中國速度帶動了印尼的發展提速。只有高效、快速的發展方式,才能跟上國際競爭的步伐。而高鐵,正是為我們提供了這樣一種方式。”隨后,佐科維總統興致勃勃地邀請大家登上挖掘機,親自見證雅萬高鐵落下開工第一鏟。

雅萬高鐵全長142公里,由印尼的國企Wika公司牽頭的多家當地企業,與中國鐵路總公司牽頭的多家中國公司,共同組成印中高鐵公司(KCIC)實施建設。這是兩國元首高度關注的工程,是一座豐碑工程、政治工程,任務非常艱巨,但使命更加光榮。

中國水電八局管段內,包含36公里長的兩座特大橋、中國高鐵海外首個盾構隧道、中國海外最大規模梁場。其中,1號隧道不僅下穿市區、輕軌,還經過一座清真寺。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信徒最多的國家,為了尊重當地文化習俗,隧道施工不僅要避開當地傳統節日,還要在每日禱告期間,最大程度地降低施工噪音,減少機械化作業。2號特大橋,與現有的高速公路、正在興建的高架橋、輕軌改線項目穿插重疊,面臨極其復雜的交叉施工、交通疏導、征地移民困難,加上印尼特殊的地理環境影響,臺風、地震、暴雨時有造訪,在這樣星羅棋布的線路網里施工,無異于在昆蟲翅膀上繡花。

得益于中印尼兩國企業的智慧碰撞,和全體雅萬建設者的共同努力,項目公司不斷完善各項勘察設計和建設策劃,最終獲得企業資質、線路、環評等正式許可,并在萬隆瓦利尼地區36公里先導段開始施工。

2019年1月,長100米、重達3500噸的盾構機漂洋過海,從中國上海運抵雅加達。這是中國第一臺出口海外的超大直徑泥水平衡盾構機。

2月18日,高達20.5米、需混凝土380立方米的剛構橋墩澆筑完成。這是中國電建在雅萬高鐵的第一“墩”。

2月26日,雅萬高鐵管片廠建成,首環管片預制成功。這是中國電建在雅萬高鐵生產的第一環盾構管片。

2月28日,雅萬高鐵1號梁場成功澆筑首榀箱梁。這是中國承建的全球最大梁場生產的第一榀箱梁。

一個個可視化目標實現的背后,是眾多建設者的堅定意志和默默付出:中國水電八局雅萬項目經理王暉,作為工地現場的指揮官,經常在一線堅守到凌晨3點,次日清晨還要組織工作會議;項目總工程師張克雷,得知母親生病的消息,為了3·31目標如期實現,推遲了回國休假計劃;項目副經理何志強,扎根雅萬9個月,全心撲在工程上,無暇照料家庭,妻子甚至一度將他的電話和微信拉入了黑名單……

中國電建雅萬項目部總經理、中國水電八局副總經理楊剛說:“我們這個團隊‘很實在’,不講虛話、只干實事,一定會在保證安全質量的前提下,全力推進工程建設。”

在“一帶一路”加速度的推動下,雅萬高鐵3·31可視化目標,越來越近……

圖片2.png?x-oss-process=style/w10

             印尼雅萬盾構始發現場

師徒倆的小胡須

自3·31可視化目標確立以來,在雅萬高鐵施工現場,不論白天黑夜,不管烈日暴雨,經常都能看到一位蓄著小胡須的中國工程師,穿梭在各個工點之間。

他叫韓吉平,是中國水電八局雅萬高鐵項目副經理兼一工區經理,曾作為技術骨干參與新加坡地鐵227項目建設,多次打破新加坡地鐵盾構施工紀錄。他開玩笑似地說:“我的胡子是為雅萬高鐵而留,要是完不成3·31目標,上級領導肯定要‘刮我的胡子’。”于是,大家笑稱他為“韓胡子”。

2019年2月,中國春節,韓胡子沒有回家,妻子帶著孩子來到雅萬工地,陪他一起守護著心中的目標。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他的妻子說:“在中國,老百姓也非常關注雅萬高鐵這個‘一帶一路’重要項目,老韓從事的是一項偉大工程,我很支持他,也為他驕傲。”

在項目建設過程中,韓胡子還帶出了不少徒弟,90后的王丹就是其中一位。王丹2018年9月參與雅萬高鐵建設,短短數月時間,已飛速成長為一工區副經理。

在工作中,他緊跟師父的腳步,揮灑著青年的朝氣與激情,向技術中堅、管理骨干的目標不斷邁進。他說:“從藍圖到開工,從進場到高峰,中國電建拿出了央企的擔當和勇氣,展示了讓人驕傲的雅萬夢想、中國速度。”

在“形象”上,王丹也向著師父看齊,蓄起了小胡須。師徒倆約定,不管遇到何種困難,一定要以百折不撓的精神和氣魄,全力推進工程建設,等到3·31目標實現的那天,一起痛痛快快地刮胡子。

圖片3.png?x-oss-process=style/w10

   韓吉平(右)與王丹(左)師徒二人

“打包”高鐵的印尼女孩

翁玄孝,印尼混血姑娘,落落大方,相貌出眾,漢語也十分流利。2015年春天,留學于中國河南的玄孝,與同學當起了背包客,在旅途中,她第一次接觸到了中國高鐵。

“快!特別快!從洛陽到西安,374公里的距離,只用了4個小時。而在我的祖國,從雅加達到萬隆不過142公里,卻要花上差不多的時間。”玄孝回憶道,“當時我就想,要是能像打包行李一樣,把高鐵帶回家就好了。”

2015年底,玄孝結束了在中國的學習時光,回到印尼。不久之后,便傳來了興建雅萬高鐵的消息:這是東南亞的第一條高鐵,建成后,兩地通車時間只需40多分鐘。玄孝興奮之余,趕緊上網搜索雅萬高鐵的招聘信息。

作為世界第四人口大國,印尼擁有充沛的勞動力資源。中國電建雅萬高鐵項目部成立后,結合當地實際,引進了大量當地勞務,包含工程師、技工、安全員、司機、翻譯、后勤等多個崗位。為了幫助印尼本土員工更快掌握各項技能,第一批進場的中方技術人員,在完成施工任務的同時,也當起了老師。項目部還專門成立了培訓學校,通過分類管理、技能培養,不斷推動本土化進程,持續提升施工和管理效率。雅萬高鐵在兩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得以茁壯成長。

2017年2月,玄孝通過應聘,成為了雅萬高鐵1號隧道的現場翻譯,與眾多中印尼員工一起,用心打造每寸高鐵,共同建設美好生活——她真的,把高鐵“打包”回了家。

圖片4.png?x-oss-process=style/w10

  翁玄孝(左二)和項目部的印尼同事們

雅萬高鐵的建設,將為雅加達、爪哇島、乃至印度尼西亞,構建出一幅立體化交通藍圖,也將為整個東南亞地區開創一個全新的高鐵時代。這個時代,不僅是速度的時代,也是經濟的時代,更是發展的時代。

視線拉回雅萬高鐵1號隧道現場:

參建單位代表齊聚在此,親切交談、頷首微笑。

各路媒體架起長槍短炮,快門聲、播報聲不絕于耳。

中印尼建設者們比肩接踵,歡呼鼓舞、雀躍擁抱。

段善平指著工地,興奮地說:“現在看印尼,也不像是慢鏡頭啦!”

韓胡子師徒刮掉了胡須,黝黑的面龐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玄孝回想起中國的長城、草原、山嶺,還有心心念念的高鐵,雙手合十,默默禱告。

至于隧道口的那臺盾構機,也在眾人的注視下,開啟了它的夢想之旅。

圖片5.png?x-oss-process=style/w10

     雅萬高鐵盾構始發現場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sandi彩票软件